展会动态

非标住宿有国标了

日期:2020-04-23 01:26 作者:旧版尊龙人生就是博

  “每一个新行业的成长都需要漫长的时光打磨,我们花费八年时间做成了一个国标,未来还需要全行业更多努力去推动。”

  这则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名为《〈消毒剂稳定性评价方法〉等一批重要国家标准发布》的新闻中,有这样一条国家标准:

  2020年3月6日正式发布并实施的《旅游度假租赁公寓基本要求》国家标准(以下简称“旅游度假租赁公寓国标”)。

  “从我萌生为这个领域建立一部标准的想法到最终落地,整整八年时间。”罗军向劲旅君感叹。作为途家及斯维登集团联合创始人、中国非标住宿领域开创者,罗军早在2012年就有了打造非标住宿国标的想法。彼时非标住宿在中国还属于新鲜玩意,未获得绝大多数人的理解和支持。

  有一次,在创业初期寻求融资时,有投资人问,你做的这个行业属于酒店吗?罗军回答,当然不是。投资人接着问,那这个行业有可依据的国家相关标准吗?罗军哑然。

  另一次,罗军去公安部门咨询非标住宿合法经营的手续办理时,工作人员连续发问:你是谁?干什么的?主管部门是哪个?

  “我回答不出这几个问题。”罗军当时就赌了一口气,一定要让这个行业有自己的国家标准,这个标准是听取了企业声音的,适应行业发展的诉求。终有一天,这个行业所有经营者能够大大方方地干下去。

  2013年左右,罗军与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牛亚菲研究员开始进行非标住宿行业标准立项前的市场调查和标准化研究,这一干就是3年多。期间项目组经历了各种问题和困难,但最大的难题依然是国家对非标住宿这一新兴业态的态度,这直接决定这项标准的生死。

  牛亚菲清楚记得那个日期:2015年7月28日。这一天,李克强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放宽在线度假租赁等“互联网+”新业态的准入和经营许可。

  2015年8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在积极发展“互联网+旅游”中再次明确提出,放宽在线度假租赁等新业态的准入许可和经营许可制度。

  “来自高层的利好消息加速了非标住宿领域标准在国家标准委员会立项的速度。”牛亚菲回忆,短短半年时间,在国家政策扶持的大背景下,在原国家旅游局的强力助推下,2015年12月,这项非标住宿领域的标准终于成功立项,历经2年多的标准起草、反复征求意见,修改完善,标准的送审稿在2018年5月通过了全国旅游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的审核。

  此后又经历了文旅融合、文化和旅游部合并等重大事件,在新成立的文化与旅游部标准化主管部门的后续推动下,以及国家标准化委员会的对报批稿的多次严格审核后,旅游度假租赁公寓国标在今年3月6日终于正式发布并实施。

  旅游度假租赁公寓国标发布之后,在业内引发高度关注,很多从业者对于这一国标也是充满疑问,牛亚菲进行逐一解答。

  其一,为什么这部非标住宿领域的国标被命名为旅游度假租赁公寓国标,而非业内更熟悉的短租国标、民宿国标或者非标住宿国标?

  这三类边界并非完全清晰,甚至还有重叠,但整体上可以有这样大致的划分。该项国标把传统意义上的城市民宿、度假公寓等消费场景在城市的非标住宿业态,全部纳入到旅游度假公寓的类别中来。这一类别有几个鲜明的特征:

  也就是说,具备以上几个鲜明特征的非标住宿,都可以纳入到国标的指导范围中来。

  主要是跟旅游星级饭店评定标准相对应。为什么加一个度假?国外这种住宿模式通常叫做度假公寓,对应到中国的消费场景之后又加了一个旅游,所以最后把这一类别确定为旅游度假租赁公寓国标。

  服务行业的标准大多数是推荐性标准,国家把国标发布出来,从业者可以根据这个标准去规范、改善、提升自己的经营,不强制,符合经营业者的需求就可以适用。

  旅游度假租赁公寓国标里边规定的好多硬件和软件的配置,其实标准制定者会考虑到有几套房,甚至就一套房运营的房源运营者情况。

  例如,旅游度假租赁公寓国标中提出,可供租赁的客房数量≥30间,宜设有服务台或者接待点。很多人会问,我运营的房源少于30套是不是就不符合国标了?

  国标并未将客房数量多少作为衡量房源是否适用标准的一个门槛。国标里明确说明,不设服务台或者接待点的公寓,应设置经营场所标识牌,或者明示联系电线

  “让我欣慰的是,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这部国标,并且通过国标了解非标住宿行业的重要性。”李维瑜认为,国标发布并实施只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想要让国标发挥更大效用,推动各地政府参照国标制定各地的非标住宿行业标准、规范、制度才是关键。

  “这需要企业、媒体、个人的共同努力。”李维瑜分析,类似于海南、北上广深这样非标住宿发达的区域政府监管部门负责人,应该率先成为国标的积极使用者。

  罗军认为,下一阶段,要以国标为核心,做行业培训,让更多人按照国标去做事。“斯维登正在进行广泛的行业培训,把国标的这些文字,落实到从业者的每一个举动中去。只有这样,才能让国标真正影响行业,而不是变成一纸空文。这次疫情期间,斯维登集团第一时间升级了标准化运营体系(SOP)并迅速推广到一线,保障了员工及游客零感染。也正是因为我们长期对员工进行培训,本次升级能迅速落实,最终的结果大家都很满意。这也是我想要做培训的原因,事实证明斯维登有能力让行业越来越标准,员工满意、游客满意。”

  牛亚菲则强调,在中国,制定标准和推广标准这样的工作,都是企业在积极行动。在国外,则是行业协会承担更多的职责。未来非标住宿领域应该成立更多的协会组织,由协会带领企业,推动行业类标准的制定和推广。

  此外,国标在行业的持续渗透,将在更多行业基层运营者的日常操作中,形成无形的影响力。

  何萌是长沙一家服务公寓的店长,管理着近300多个房间,劲旅君在和她聊起标准与店长管理之间的关系时,她认为国标的出现对于基层管理者最大的作用就是,能够根据标准减少繁琐而不必要的工作流程和人力成本,最大限度地提升工作效率。

  “标准的真正价值不是让基层店长去照搬条文,而是在领悟标准条文含义的基础上,制定最符合实际情况的制度”。她介绍,疫情期间,自己管理的服务公寓入住率下降很厉害。为了最大限度节约成本,她把分布在5个楼层的房间统一管理,平时只开放其中一层,集中揽客,其余楼层房间做好保养但同时停水停电,降低一切资源损耗。

  罗军最后表示,一个行业完美的状态是,政府科学监管、行业健康运作、企业高效管理、从业者快乐工作。国标的诞生是非标住宿行业新阶段的里程碑,走好未来每一步,才会让这个行业更加强大。

旧版尊龙人生就是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