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会动态

新转转百亿合并后接下来要怎么整?

日期:2020-06-03 18:37 作者:旧版尊龙人生就是博

  “下一步怎么做、业务怎么整合、在什么时间完成什么目标,这些问题我和老温(温言杰)昨晚还在深聊”。黄炜这样和见实说。黄炜和温言杰在2天前分别是转转和找靓机的CEO,今天则分别是转转集团的CEO和总裁。

  6日时,这两个团队宣布合并在一起,新公司估值18亿美金约合126亿人民币,所以外界都说是百亿级的合并。发布消息当天,黄炜就飞往深圳,和温言杰在一起讨论后续的整合细节。

  对新团队来说,二手闲置市场是2-3万亿市场规模的大池塘,能够容纳下大鱼按两人分别公开信的说法,先合并消除巷战,先成为大鱼。

  透过这几天的信息,似乎新转转有许多规划和想法,同时业界也有不少关注的问题。例如:

  新转转将闲鱼作为了终极对手,要有一番大PK?新团队给自己定下了上市的进度?等等等等。还有接下来的整合规划、对市场的预期等等。

  带着这些敏感问题,在合并消息宣布后的第2天(也就是今天上午),见实和两位CEO黄炜、温言杰约在一起,痛快聊了90分钟。长聊之中,两位CEO不仅详细提及了昨晚两人沟通的内容及整合重点,还表示,其实后续新转转抱着开放的态度,也不排除和闲鱼、阿里展开合作的可能,比如提供服务。

  聊完之后的内容过长,见实摘取了其中部分予以整理。这些信息或能帮助我们了解转转集团的下一步打算以及二手市场的即将来临的格局巨变,不妨一起回到聊天现场,听听两位开心的CEO怎么说。如下,enjoy:

  黄炜:我们跟闲鱼是赛道上的两家比较头部的企业,特别是在转转跟找靓机整合之后,转转和闲鱼两家可能是中国二手未来的希望,但两家又很不一样。

  黄炜:我觉得今天二手市场的竞争关系更像是一种竞合关系。当市场的模式非常确定之后,这种剑拔弩张的竞争会更加激烈一点。比如,在市场模式已经确定的标品领域,阿里、京东、拼多多之间的战争就非常激烈。

  但二手商品从广义上来说属于非标品类型,我们跟闲鱼是在用不同的姿势在做同一个领域的事情,阿里的闲鱼以社交为主,转转和找靓机是以提供二手交易服务为主,我们更多的是把二手非标变成标准化供应链和质检服务。

  如果阿里愿意的话,我们也可以给阿里的用户提供这样的服务。让更多的人买到放心靠谱的东西才是我们最终想做的事情。

  温言杰:首先,我觉得闲鱼做得很好,虽然大家是有一些竞争的关系,但我们非常敬重他们。

  其次,新的转转跟闲鱼是两个不同的商业演进路径。闲鱼更像是北方的赶大集,集市上五花八门什么都有,非常丰富和有趣。新转转更像是一个全品类的沃尔玛,可以给消费者提供非常高品质的服务。消费者可能既会去赶集也会去沃尔玛消费,两者并不冲突。

  黄炜:我觉得二手还是一个新兴市场,大家都在摸索。第一,到底什么模式能够成功?第二,每个企业选择的模式跟他们的初心和价值观有着很大关系。即便原来在手机领域也有很多人跟我们的做法不太一样。

  黄炜:我们是开放的态度,不排斥跟闲鱼跟阿里巴巴集团进行合作的可能性,因为我们双方的市场定位,做法有非常大的不同。

  如果有机会,我们对合作持开放态度。小红书和京东能不能合作?也没什么不能去合作的吧?我们有点像当年新品电商里面3C京东去做正品、做物流、电商领域的基建。今天的新转转,也同样是这个思路,要做二手非标领域的基建。

  温言杰:闲置市场目前是个1万亿的市场,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我预计整个闲置市场会到2-3万亿市场规模。在如此庞大市场中成长出两家一两百亿的美金估值的公司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电商市场中,千亿、百亿、十亿美金的公司就有很多。其实,因为整个池塘足够大,完全容得下两条大鱼。

  见实:之前转转的估值就是16亿美金,找靓机也增长很快。如何看待两家合并之后的18亿美金估值?

  黄炜:目前是18亿美金,就中国整个二手市场人口覆盖率还处于非常低的状态。闲鱼和新的转转,我们两家在赛道中已是比较头部的公司。但是这个赛道中,可能有多家百亿美金公司,新的转转估值不管今天是多少,不是特别重要。在公开信我也有讲,两个团队整合在一起,要少看过去的路,就像登山一样,大家不要往山下看。对吧?我们还是一起去看山顶的风景。

  见实:昨天我看温总和投资机构的聊天,里面内容看下来,似乎有一个新团队上市预期?是三年?

  温言杰:上市的事情,我们是比较开放的心态。目前,我们整个账面上的资金非常充裕。上市归根结底是募资,所以目前是否上市募资,不是我们首要的事情。那么,上市与否其实也基于公司经营状况是否良好,而公司的经营状况是否良好,又取决于消费者是否信任你、喜爱你。目前主要任务,将公司经营进行的更好,给消费者提供更多价值。我们预估新的转转,会在很快时间内实现盈利。

  黄炜:如果找靓机没有和转转合并,可能找靓机会更快就去上市了。但我们更希望的是,如果要上市也上更大的。但是,还没上市之前,首要任务是服务好消费者。其实现在来看今天的二手交易市场,仍然是一个需要建设的过程。

  温言杰:确实看了我们注册制的标准,找靓机合规做的还是不错的。假如说,我们没有选择和转转合并,那么,找靓机可能真的就是行业内第一个上市的公司。但是,我们之所以没有这样选择,是因为即使上市了,募到了钱,是否能继续向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呢?我看来,真的不一定。所以,我们愿意放弃一个小规模的上市,而选择跟转转结合在一起,实现一个更大的理想。这个听上去更让人心潮澎湃。

  温言杰:首先,以前市场的价格战只是我们在竞争过程中一个策略而已,归根结底,我们更希望先把在双方的业务快速整合起来,向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

  其次,快速整合两个平台上的所有商家,为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让他们卖货的效率更高。

  温言杰:最近沟通的主要是过往历史和未来安排,在愿景和价值一致的情况下,我们对细节的安排也充满了信心。

  温言杰:具体的计划还没讨论出来。我们认为双方的整合会比较容易,昨天晚上我和黄炜总也讨论过可能会把一些业务并到找靓机或者转转里面,但毕竟我们是一家共同的公司,一切还是基于业务优先原则来安排。

  但有2个目标:第一,在6月底之前将业务划分清楚并责任到人。第二,要保证没有任何优秀人才流失,保持新集团的整体稳定。

  黄炜:我们的整合不是通过合并去消灭竞争,而是两个肩负同样使命的军队胜利会师了,我们希望让更多的人可以买到放心靠谱的东西。

  还有一点,我刚才说到的两张拼图,团队和leader都在其中,我们不是强行拼接,而更像是散落在不同地方的两张拼图终于重新拼到一起,有种团圆的感觉。现在可以把我们看作是同一个拼图散落在了北京和深圳两地。

  我们会尽快弄出一个相关的计划,但最近1-2月内,我们希望过去的业务可以平稳推进,双方暂时都不做变动。

  黄炜:我们两边的中高管团队有一个共识:如果我们可以尽快做好整合,就能尽快踏上新的征程。找靓机团队的股份也会转成新转转的股份,所以,在技术方面,大家的利益也是绑定的。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让大家尽快的熟悉起来。

  温言杰总昨天提了一个建议,我们准备出去旅一趟游。在二手行业里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团队中的信任同样重要。二手行业怎么解决信任问题?我们通过质检让产品和流程更透明。团建也一样,大家通过团建可以了解到每个人的性格、擅长和不足的地方,不断的扩大每个人的公开象限,就能把信任逐渐建立起来。

  黄炜:首先,我们会基于现有状态去重新梳理一下新企业的战略方向并达成新的共识。其次,会从两个团队成员的融合开始,双方的风格比较务实,总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我希望我们的融合过程就像拼图一样,能够拼接出更大的图景,在快速增长的市场中,让每个人都能够发挥到最好的状态。

  温言杰:更多是法律条款上的一些技术性问题。因为找靓机是一个内资架构,转转是一个vie架构,在这种架构差异上,我们如何去通过技术安排让整个合并在法律层面上更好的过渡,就变得非常重要。

  从左到右:转转联合创始人相昌峰、找靓机CEO温言杰、找靓机COO胡伟琨、转转CEO黄炜

  黄炜:我去年底见到吴世春,他是找靓机最早的天使投资人,看的Case很多,我说起合并时,大家都觉得不错,很有意义。所以我年后特地来深圳拜访找靓机温总,第1次见面是3月22号在深圳(上图为3月22日合影),当时花了非常长的时间,然后4月份就把这件事给定下来了。如果没有疫情,我们可能会更快。

  因此算是我主动伸出橄榄枝,提起这个事情,转转先有这方面的意思,但整体还是挺契合的一件事,双方都是比较务实的公司。

  温言杰:我觉得双方是在一个比较平等的基础上推进这件事。转转也是用非常平等和开阔的心态来对待找靓机的。双方在合并之前,就仰慕彼此很久了,彼此都是惺惺相惜,两家都在坚持做手机的质检和品控,在向消费者提供顶级服务。

  双方之间的价格战也比较少,都希望通过高品质和高服务向消费者提供价值。黄总抛出橄榄枝之前,我们就已经彼此仰慕很久了,当抛出来后,大家就马上“闪婚”了。

  黄炜:刚才提的这两点就非常重要了,虽然大家都在二手市场,但如果想法不一致,两个团队也很难拼到一起。过去的四五年,大家都在做手机质检,做更靠谱的二手交易平台,证明了大家都是想去解决行业问题的。

  找靓机也是在二手手机行业里做得非常专业的B2C平台,质检比专职做的还严格。而转转是一个以手机见长的综合平台。就像在拼图一样,如果两家真的能合在一起,拼出来的图片会更大。

  两家合并后,不仅能把二手手机、3C类目给稳定下来,而且能给消费者提供更稳定的服务。老温的团队非常有经验,团队的新媒体能力、运营能力也可能支撑更多二手非标品类,最终使得我们这张拼图更漂亮、更宏大,这也是很重要的一点。

  温言杰:我觉得双方还是愿景驱动,我们在一开始谈论时,就讨论价值观、对未来的判断和看法,还没有讨论到很细节的内容,比如合并之后业务怎么分配等。

  大家对未来的看法是一致的,这个确定下来后,就是法律文件的操作了,中间肯定也会有困难,但归根结底,我们希望建立在公平的原则上,而不是牺牲一方的利益,去满足另一方的利益。

  黄炜:这次的战略会师,对双方来讲,有很多显而易见的好处,所以我们在业务上非常默契。我们私下聊天,去了解彼此,发现两边都是非常务实精干的团队。而且二者是非常互补的组合,合并后可以一起干一件更大的事情,这在驱动着我们往前走。

  温言杰:对,后面的年轻人可能会创造出更有趣的商业模式,我们也会看自己是否需要变化,所以一定都不能懈怠。

旧版尊龙人生就是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