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会动态

深耕成长股如何找到“盐碱地”都能发芽的种子

日期:2020-06-17 23:22 作者:旧版尊龙人生就是博

  在A股上一轮成长股的狂欢中,不少基金经理都享受了收获的喜悦,业绩一年翻倍不在话下。但在过去三年多,成长股经历了一波漫长而折磨的熊市,如果要挑选一位真正的成长股投手,熊市中的业绩明显要比牛市中的水分更少,或者说,市场也通过它的方法筛选出了一批真正坚守成长股的基金经理。

  作为一名80后的基金经理,景顺长城股票投资副总监杨锐文也在成长股最惊险的浪潮中搏击过。2015年市场暴跌之后,杨锐文在成长股的冬天里深耕了三年半的时间,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冬天竟如此漫长。

  站在当前,杨锐文认为,成长股投资大概率将进入比较好的时间点。漫长的冬天过去之后,成长股这次迎来的,是重复历史的躁动,还是真正成长的机遇呢?

  自2016年以来,成长股已经沉寂了三年多的时间,创业板指数自2016年以来下跌了38%,而杨锐文管理的基金前十大重仓股基本都以成长股为主,用杨锐文自己的话说,这是在“盐碱地里种庄稼”。

  为什么在过去三年半的时间内,始终坚守成长股领域?面对《陆家嘴》记者的提问,杨锐文认为是自身投资风格和理念使然。

  杨锐文是典型的成长风格基金经理,其投资理念就是投资于符合经济发展趋势的行业,从中寻找持续高成长且估值合理的个股。事实上,自杨锐文成为基金经理以来,无论是2015年的互联网+泡沫、还是过去三年的消费白马股牛市,他始终坚持了自己的基本面成长股投资框架。

  正是基于基本面而非风格的成长股投资框架,使得杨锐文长期业绩很好,在盐碱地里还收获了庄稼。根据wind数据,截至10月10日,杨锐文管理的景顺长城环保优势股票、景顺长城资源垄断混合、景顺长城优选混合今年以来的收益率分别高达42.39%、41.16%、34.90%,其中,景顺长城优选今年以来净值突破了2018年的高点,该基金自杨锐文2014年10月25日管理以来,任职回报为113.74%,近三年回报率为34%。但杨锐文仍感慨,没有想到盐碱地的时间持续这么长,原因是对房地产周期的误判。在2015年的时候,国内房地产库存在高位、三四线城市人口净流出、地方财政压力巨大,当时并不存在看多地产周期的理由。但在随后两年,地产数据一直走强,杨锐文才真正理解“棚改货币化”,他反思之后发现,表现强劲的“核心资产”,背后的主要推动因素就是房地产周期。但站在当前的时点上,杨锐文看到,今年以来,汽车销量、电影市场等多个消费领域已经出现了下滑,地产周期已经开始向下走,成长股或将迎来较好配置时机。

  是什么支撑他坚守这一亩三分地?杨锐文谈到了自己投资的“初心”,与很多追风口的成长风格基金经理不同,杨锐文的核心投资理念是从产业趋势投资的视角,挑选高增长的个股,并且伴随好公司好团队共同成长。

  在成长股最风光的时期,杨锐文捕获过TMT、传媒领域的大牛股,而在成长股最熊的时期,他的重仓股中也有股价逆市翻倍的公司。

  如何找到“盐碱地”里都能发芽的种子?研究员出身的杨锐文谈到了自己不一样的成长股选股框架。

  在他看来,作为一名真正的成长股基金经理,如何能够在市场的干扰当中坚定自己的选择,并且真正享受牛股成长的过程,这就需要基金经理通过大量的研究找到企业成长的本源,而不仅仅是追求ROE(Return on Equity,净资产收益率)本身。

  ROE是衡量企业盈利能力的重要指标,也是很多成长股投资者判断成长型公司的重要指标。但杨锐文却认为,作为主动管理的基金经理,如果投资框架是单一指标和单一风格的话,最终都可能面临量化投资的巨大挑战。并且,从国外的投资历史看,ROE也并不是特别有效的指标,自己在投资更希望找到ROE的本源。

  “从长期来说,我们认为ROE背后的东西更难以衡量,而不是数字本身。ROE是靠人创造的,一个好的团队、好的公司文化、公司组织架构的进化都能给ROE带来很重要的影响,在投资中,我更希望找到这些东西。”杨锐文说。

  第一, 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中层管理人员的能力代表了一个公司的执行力和管理能力。”杨锐文说,在研究一家公司时,与公司的中层管理层沟通比听大老板讲故事要更有利于自己对公司的判断。

  第二, 公司文化。不同的公司文化对一家公司的发展影响巨大,而这也是需要调研才能切身体会得到的。

  第三, 公司的组织架构。“我们在研究一家公司的时候,也很看重公司的组织架构是否能够随着收入规模的扩大不断迭代。”杨锐文说。

  除此以外,公司要进入股票池,还必须满足杨锐文的两大前提。第一,公司必须有很好的产品,一个连产品都做不好的公司故事再动听也没法打动杨锐文。第二,公司必须是可跟踪、可验证的。

  “所以我们对有些行业是不投的,就是因为它们不可跟踪不可验证,投资这样的公司就很容易踩雷。”杨锐文说,自己在过去投资成长股没有踩雷,也是基于这一基本的原则。

  在2017年成长股投资最困难的时候,杨锐文也挖掘到过翻倍牛股。在当时,杨锐文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听说了一只并不“热门”股票,查阅报表后发现公司业绩还不错,就在一次调研当中顺道拜访了一下这家公司。到公司实地调研之后,杨锐文被这家企业深深震撼了。公司的股权结构、公司文化、员工福利和关怀都做得相当到位,几乎帮助员工解决了所有生活上的问题,而员工则全身心投入到工作当中,企业到处充满了“狼性文化”的气息。在这种公司文化和管理之下,公司产品在三年内做到行业第一、现金流很强、市场占有率高、产品在生活中随处可见。

  “这些就是ROE的本源。”杨锐文说,这样的团队和公司就是很理想的成长范本。于是调研过后,杨锐文就逐步买入该公司,而且一持有就是8个季度,耐心和信心让他得以分享企业从1到10的成长阶段。

  如何才能够找到这样的公司,杨锐文认为保持开放的心态非常重要,做成长股投资一定要保证有充分的信息来源,不停地寻找火花,才不会错过优秀的种子。

  站在当前的时点上,杨锐文认为,成长股的大概率会出现新的变化,新一轮的科技周期即将重新启动,A股接下来将进入成长股的投资时点。

  第一, 5G将带来新一轮科技周期。杨锐文指出,5G将触发新一轮的换机周期,引发类似4G时代的换机潮;同时,5G也会带来颠覆性的应用。“4G时代的一个革命性变化是移动支付几乎消灭了现金支付,而5G应用端的影响会更大,物联网、云计算、虚拟现实等都会面临广阔的应用,同时还会带来很多商业模式的变革、产业链的重构等等。”杨锐文说。

  第二, 华为供应链的巨变将导致国内科技供应链加速发展,这会带来新一轮的国产替代过程。

  第三, 科创板推出的深厚历史意义。“任何的创新都需要一定的泡沫,泡沫是影响一个社会资源流向的重要要素。”杨锐文表示,对于中国经济而言,科创板能够梳理估值标杆,解决一二级估值倒挂的问题,推动社会资源向新兴产业进行配置。

  同时,杨锐文指出,2015年的成长股泡沫大都是讲商业模式、讲故事,但是这一轮科技创新的企业,以科创板为代表都是硬科技的公司,所以这一轮科技创新的企业已经完全不同了,今天中国科技周期的创新已经具备天时地利。

  在杨锐文看来,“泡沫”其实只是一个中性词,他指出,2000年互联网泡沫事实上贡献了美国后面20年科技股的大发展,而转眼的泡沫就会被忽略。泡沫是影响社会资源和导向的重要要素,能够大大刺激社会和行业的发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旧版尊龙人生就是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