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会动态

绕道投资3亿元逾期 银行非标遇险

日期:2020-11-17 13:28 作者:旧版尊龙人生就是博

  以自有资金出资3亿元投资的资管计划逾期,而底层资产的回购方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信国际”)已进入破产程序,已与另一家城商行合并组成四川银行的攀枝花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攀枝花银行”)的“追债”之路并不顺利。

  近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一则民事判决书显示,法院在一审中支持了攀枝花银行对华信国际的债权金额认定,但驳回了其他诉求。这笔3亿元的投资能多大比例追回?

  四川银行回复,鉴于华信国际债权债务相当复杂,该行目前无法预计受偿情况;同时,其表示已将此笔债权依法进行了资产转让,后续处置方案将由新的债权购买人确定,该行后续将尽力配合新的债权购买人,依法合规追偿华信国际的债权。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作为非标投资的重要渠道,银行借资管计划放款的模式曾一度盛行;对于银行而言,既可以实现贷款规模增加,同时也可避开资本风险监管;而一旦发生贷款逾期,银行作为实际出资人将面临追债难题。

  上述公布的民事判决书([2019]粤03民初2828号)还原了攀枝花银行、华信国际及第三人中山证券、上海大华国化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华公司”)的合同纠纷。

  判决书显示,2017年5月12日,攀枝花银行与中山证券签订《中山证券山河19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以下简称“19号资管计划合同”),约定攀枝花银行将其合法自有资金3亿元交付给中山证券,委托其代攀枝花银行进行投资。

  同日,中山证券(作为19号资管计划的管理人)与大华公司签订《应收账款转让及回购协议》,协议约定:大华公司将涉案的375009985元应收账款转让给中山证券,转让价款为3亿元;大华公司承担对上述应收账款的无条件回购义务(回购时间为2018年3月16日)。

  另外,中山证券与华信国际签订《差额补足合同》,约定华信国际自愿为债务人(即大华公司)在主合同(即《应收账款转让与回购协议》)主债务的未履行部分承担补足义务、若大华公司未按照主合同的约定向中山证券履行回购义务,中山证券可直接向华信国际追索未履行部分等相关责任。

  判决书显示,在签订19号资管计划合同当日,攀枝花银行与中山证券、华信国际、大华公司签订《补充协议》,披露攀枝花银行为大华公司此次融资的实际出资人,且攀枝花银行有权直接向华信国际提出请求要求其在补足范围内承担全部补足责任。

  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高亮律师补充道:“对一些不符合银行放款条件的企业,银行会选择借通道给企业放款。通常,这类企业在银行没有授信,银行想做这笔业务就通过资管计划走一个非标的程序。”

  “该种业务结构为典型的非标,如果是正常的业务,银行自己表内放贷款就可以了,现在监管趋严,这类业务开展得很少。”某信托公司业务负责人向记者分析。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银行借通道放款给企业,可以满足多重目的。看懂研究院研究员张虎指出,银行借道投资能够规避内部对借款人的范围限制、贷款规模限制、资本计提限制以及资金投向限制等。

  上述民事判决书显示,2018年3月16日,回购时间到期后,债务人大华公司并未支付回购价款的固定价款部分,且攀枝花银行数次发函催告履行其差额补足义务,华信国际未履行。为此,攀枝花银行提出上诉,要求华信国际承担因大华公司未按时履行回购义务而产生的差额补足义务并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其中:差额补足义务的金额需计算至华信公司实际支付日;暂计算至2019年4月28日为335617808元)。

  而华信国际方面表示,攀枝花银行诉讼请求依据不足;即使认定华信国际应当承担保证责任向攀枝花银行直接履行差额补足义务,攀枝花银行主张的金额亦应当予以调整。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1月15日,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三中院”)作出民事裁定,裁定受理了东莞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对华信国际进行破产清算申请。

  此外,天眼查显示,华信国际涉及多笔债券交易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等;被多次列为失信人。

  在民事判决书中,法院认为,鉴于华信国际于2019年11月15日经裁定进入破产程序,攀枝花银行请求华信公司直接对其履行支付补足义务,与法律规定不符,不予支持。

  最终,法院判决,攀枝花银行对华信国际享有的债权包括固定价款300000000元及溢价款42546575.34元。

  需注意的是,截至目前,攀枝花银行的2018年、2019年年报并未披露。今年6月,攀枝花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凉山州银行”)曾发布公告称,双方拟通过新设合并方式共同组建一家商业银行;9月份,银保监会正式批准四川银行筹建申请,将以攀枝花银行和凉山州银行两家银行为基础,通过资产重组、充实资本、改善治理等系列措施,以新设合并的形式成立,注册资本将达300亿元;11月7日,四川银行正式开业。

  针对法院的上诉判决,银行方面是否将提起上诉?该笔业务是否计入不良?对于刚成立的四川银行,遗留的债务纠纷如何处理?

  四川银行回复称:“在法院受理华信国际破产案件后,我行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已向管理人提交了债权申报,后续分配情况需按照破产程序依法受偿,鉴于华信国际债权债务相当复杂,我行目前无法预计受偿情况。因该笔债权我行已依法进行了资产转让,后续处置方案将由新的债权购买人确定,我行后续将尽力配合新的债权购买人,依法合规追偿华信国际的债权。”

  同时,四川银行在回复中提到,在业务办理和处置过程中,该行均按照内控要求经过了严格的风控程序和法律程序,且都由律师事务所出具了专业的法律意见书,整个操作过程合法合规。此外,该行对大华公司没有授信,逾期金额已完成资产转让。

  由于嵌套一层通道,银行对底层资产尽调不足亦会影响其后期债权人权利的实现。

  在张虎看来,当银行借道投资逾期后,银行作为实际出资人行使债权人权利仍存一定难度,也有可能通道方不积极配合,但关键还是在于借款人自身资质。借款人只要有还款能力,银行业务链条上各主体理应目标一致。

旧版尊龙人生就是博